还记得亚美尼亚人吗?
发布时间:2020-06-28 19:49

  ▼今年4月24日,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人们参加“大屠杀”事件104周年纪念仪式。新华/法新

  当地时间1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正式承认历史上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是种族灭绝。几天后,特朗普动用总统权力驳回了这一议案。一场发生在1915年的屠杀案,为何会成为如今美国总统和国会争论的焦点?

  “如果美国人将这(亚美尼亚大屠杀)称为种族灭绝,我们就承认美国曾对土著居民进行种族灭绝。”1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由于美国决定对土耳其实施制裁,以及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承认土耳其对亚美尼亚进行过种族灭绝,土耳其可能通过议会承认“美国曾对土著居民进行种族灭绝”。此外,他还表示,土耳其将考虑关闭境内的美军基地。

  一天后,特朗普政府就表态拒绝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是种族灭绝,否定了之前国会做出的决议。此举引发了美国议员不满,尤其是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据此指称特朗普在与埃尔多安的交涉中“一如既往地软弱”。尽管没有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是种族灭绝,但特朗普在评价此事的用词上已经足够激烈了。

  今年4月24日,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日,特朗普在声明中指出:“今天,我们纪念那起大灾难、缅怀那些在20世纪其中一起最大规模暴行中受难的人。自1915年起,有150万亚美尼亚人在奥斯曼帝国末年遭到驱逐、屠杀或拘押,至死方休。”可以看出,除了没用“种族灭绝”这个词,特朗普已经将这起百年前的屠杀描绘得足够灰暗。

  在将“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是种族灭绝”作为美国对外政策的一部分时,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罕见地达成一致。“忽视人类所受的苦难不是我们作为人所应该做的事情。”来自新泽西州的参议员梅内德斯在参议院就该决议投票前发表演说时称,“那不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应该支持的。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一点应该一直在我们的外交政策中得以体现。”

  可是,人在这一问题上一直口是心非。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时也曾将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描述为“种族灭绝”,但奥巴马政府在执政期间向土耳其政府承诺,不会支持将该事件承认为种族灭绝的任何决议。这个问题在奥巴马治下一直压了八年。

  这种政策至19世纪中叶已经引起希腊及巴尔干各民族的反抗,希腊等国先后摆脱了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但亚美尼亚人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积极争取独立,这使他们在奥斯曼帝国得到了“忠心米利特”的称号,这一时期,亚美尼亚人与土耳其人的关系还相对较好。

  但到了19世纪后半叶,在俄罗斯的支持下,亚美尼亚人开始要求平权,遭到奥斯曼帝国残酷,俄罗斯以此为借口发动了1877年俄土战争。战后,打败土耳其的俄罗斯原本想占据亚美尼亚,但由于英国忌惮俄罗斯的扩张,介入调停。俄土最终签订《柏林条约》,俄方答应归还亚美尼亚,而土耳其则保证给当地人自治权。

  一战爆发后,奥斯曼帝国加入德国、奥匈帝国等同盟国阵营,与英俄等国开战,同时迅速做出“彻底解决亚美尼亚问题”的决定。当时,作为该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亚美尼亚人在各行各业都有重要影响力,土耳其方面打着“驱逐”的幌子,先对亚美尼亚精英下手,甚至对土耳其军队中的亚美尼亚军人进行屠杀,然后将大批平民以驱逐出境的名义进行“死亡迁徙”,成千上万平民在途中遭屠杀,大批妇女遭凌辱,儿童被活活摔死或毒杀,男性则被处以绞刑、枪杀。据统计,从1915年到1918年,有10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

  一战结束后的数年里,在土耳其完成向共和国转型的过程中,这场屠杀依旧没有停止,截至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又有5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按亚美尼亚政府的说法,这不是某个政府犯下的错误,而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系统性清洗。

  由于一战后的国际联盟软弱无力,土耳其在战后并未因此被追责。二战后,随着“”等罪名的确立,按说清算亚美尼亚大屠杀应该被提上国际日程,但国际局势又出现了微妙变化——土耳其成为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而获得民族独立的亚美尼亚却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此时清算亚美尼亚大屠杀,在美国看来无疑会给苏联人提供在中东扩张的口实。因此,尽管苏联曾先后五次在联合国提出对亚美尼亚大屠杀进行追责的提案,却遭遇美国的强力抵制,联合国直到1974年才最终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的“种族灭绝”属性。

  在美国的骄纵下,土耳其也成为西方阵营里最不服管的“问题儿童”。土耳其一直梦想着重拾“奥斯曼帝国的荣光”。1974年7月,土耳其不顾美国的警告,以保护土耳其族居民为借口入侵塞浦路斯,与同为北约成员的希腊兵戎相见,并占据塞浦路斯岛北部36%的领土。这成为冷战期间绝无仅有的北约内讧事件。

  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威胁消失,美土关系变得更为脆弱,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中东和非洲研究高级研究员史蒂芬·库克曾在一份名为《非敌非友:美土关系的未来》的报告中指出,“与以前的时代不同了,华盛顿和安卡拉不再共同面临那些将他们捆绑在一起的威胁和利益。”尤其是2016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以来,以美国国会为代表的精英阶层更不喜欢埃尔多安政府,亚美尼亚大屠杀问题变成了他们敲打土耳其的一件利器。

  虽然美土关系恶化已是事实,但无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却都想“力挽狂澜”。在美国国力进入相对衰退期后,如何从中东体面地抽身,是美国总统们近年来最挠头的问题,而想要达成这一点,离不开土耳其助力。特朗普需要土耳其在中东为其撑住台面,至少暂时还不能惹恼这位“盟友”。

  在这种情况下,亚美尼亚大屠杀问题就成了特朗普与埃尔多安进行谈判的一个筹码。据美国媒体披露,特朗普10月9日曾致信埃尔多安,开门见山地表示:“让我们谈个好协议吧!你不会想负起屠杀的责任,我也不想负起摧毁土耳其经济的责任……”看来特朗普很清楚,在埃尔多安及其代表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心中,屠杀问题是一条比经济制裁更碰不得的红线,翻这个旧账是会让土耳其人急眼的。